中学/高中组优秀奖:陈新鹏(德明政府中学)- 记德明宿舍中的一次偶遇

当集会开始时,台上映入我眼帘的却是几个熟悉的面孔。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感到有些尴尬,有些后悔,但看到黝黑的自信面容上的笑脸,心中涌出的更多是欣慰。

 

这些和我们几乎同岁的孩子们就是圆通学校扶助的非洲学生,而我的尴尬正来源于几天前与他们在德明宿舍的偶遇。我的后悔也来源于对非洲同学的误解以及一定的偏见。

 

我是一名住校生,而非洲的同学们也在德明宿舍住过一段时间。某天晚上,我刚从小贩中心回到宿舍,便看到了几个穿着粗布衣的黑人小哥坐在食堂外的椅子上。他们正在用我听不太懂的语言讨论着什么,似乎面露难色,正在讨论什么问题。我看不出他们的年龄,也不知道他么在说些什么,开始胡乱猜测他们的身份。因为我在中三前一直待在中国,从来没有与其他种族的人交流过,加上我在德明宿舍居住的这段时间里看到的黑人都是一些来自马来或其他东南亚地区的清洁工,并且和他们的装束很相似,我便对他们有了些先入为主的印象,以为他们是宿舍请来专业清洁的人员。我没有同黑人接触过,心里有些害怕,也担心我是否能听懂他们的话,看着他们这么激烈的讨论,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上前。

 

在我纠结的时候,有一个小哥竟站了起来走向了我。我的心中更加忐忑不安,很想赶快跑开却又感觉这样很不礼貌,不合适,但又害怕他说的话我听不懂而引起尴尬(我的英语不好,也担心他有口音),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那儿。但令我惊讶的事发生了,他走到我面前,开口就用很礼貌,也挺标准的华文想我求助,“请问怎么在宿舍食堂吃饭?”我当时就懵了,心中有一股暖意流出——在异乡遇到的一个黑人小哥竟然开口就对我说标准的普通话!我的顾虑也烟消云散,带着他们去找食堂阿姨解决了这桩事。期间,他们的礼貌,落落大方的举止让我感受到了不一般的气质,事后还对为表达了真诚的感谢。没有了交流障碍,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另一个种族的普通人对我表现出的善意,我也通过自己的行动条表达出了自己的善意,心中很是感动。惊讶过后,我仔细想了想,听他的声音,看他的举止以及说话方式,而且华文说得这么好,不像是一个清洁工啊。我当时只是觉得很可惜,也没多想。后来在宿舍里又遇到过他们几次,那个原先跟我搭话的小哥还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让我倍感温暖。

 

而这场集会过后,我完全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心中充满了感动与喜悦——因为我知道了,一个来自非洲的穷乡僻壤的孩子,也能够接受到这样良好的教育,如此有修养,有文化,还能掌握多种语言!我深深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也惊讶于圆通学校的这种慈善的扶助行动竟那么有效。我坚信这样的孩子以后一定能为他们的故乡情况的改善做出许多贡献。

 

同时我也很不好意思地进行了反思。当初看到他们的第一眼竟然判断他们是临时工,还战战兢兢地不敢靠近,实在有些滑稽可笑。这也反映了我对其他种族的一些偏见——虽然少有表露在行为上,但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不可取的。非洲黑人并不一定是偏见中的没文化,粗野的人;非洲的孩子并不一定只能面对黑暗的未来,并不只能面对可悲的结局,他们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走上充满光明的道路。我很喜悦,因为我看到了这些幸运的同学。他们有幸获得资助,改变了自己的未来;我看到了慈善组织的举措能够真切地影响,改变这些不幸者的生活。

 

宿舍里同非洲同学交流的经历,集会上更多地了解这些同学的过程,都让我受益匪浅。我对其他种族的天生的害怕与隔阂感渐渐消失,我也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温暖、友善,心中收获了一份沉甸甸的感动。

 

分享文章

1 Comment

  1. 小陈同学把自己心里想的写出来,然后自我批评,难得。
    少用成语文章会显得比较亲切。

    Post a Reply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